2017-11-21 热度-[73]
[死神BLEACH][葛一]Manny strawberry in my house 01 死了 獣犬洒坡: 之前一直在忙毕设的事情,整个人都不好了or2…… 现在翻过去看写的都是什么鬼! 有些地方修改了下,后面有些整章都删掉重写了,所以就删掉重新发了,之前给我点赞留言的旁友们对不住你们,我会努力把坑填完的QuQ 1. 热。即使冷气一刻不停地从天花板洒下来,还是觉得好热。 在厨房门口等菜端上来的间歇扯开了领口,高级黑色毛料马甲下面的白衬衫已经沾上些潮汽。如果不是大半刘海已经在上班之前被一丝不苟地梳向了脑后,光看额头上被汗水黏住的发丝能就知道他已经热到不行了。一护拽着衬衫领子让热气尽可能的散出去一些。 最后一道菜。一护瞟了一眼墙上的单子,黑燕麦苹果李子馅饼。 脖子上的薄汗正在一点点地褪去,一护熟练地用右手的三指扣上了第一粒扣子,拿起自己的湿毛巾擦了擦手,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他休息。燕麦的香气从里面飘来,出炉了。 馅饼连着盘子被厨师安稳的放进托盘,没来得及整理的太到位的领结被他忽视了,脑子里想的全是别又忘了拿刀过去。 吸烟区的最里面。那个蓝头发的男人实在太显眼,一护挑了最短的路线过去。皮鞋踩在厚实绵软的地毯上不发出一点声音,蓝头发却适时地一回头就看到了他,和身旁那个高大的黑色长发的男人一边说了句什么一边又拿起了空盘上的叉子。 四指抵着底边,拇指顶在边缘,轻巧地把盘子放在了桌面中央。“黑燕麦苹果李子馅饼,现在给您切开吗?” “切吧。这是萨伊点的吧?”蓝头发的男人把自己的碟子递给一护,冰冷的指尖和一护刚从热盘子上离开的手碰了一下。 “应该是吧,别管他了,要吃就快点,都怪那蠢货没开车出来。”黑头发的男人抬起头示意一护结账。 一护应了一声,把刚切下来的一角馅饼摆在了蓝头发的面前,不锈钢刀身上粘着些脆皮的残渣,热度熏起的蒸汽还没褪去就被一护不在桌面上留一点痕迹地收回了托盘里,然后便悉悉索索地收拾起桌上的餐具。刚才这里还坐着一个粉头发的娘炮,空盘摞着空杯,也被一护放回了托盘里。 “好甜。” “那就别吃,你知不知道戴斯拉已经给我打了几个电话了???” 蓝头发没理他,放下了叉子。一护看了一眼他盘子里被咬了一口的馅饼,紫红色的果酱慢慢地在流开。 “喂,这个也一起收了吧,快点去拿账单过来,他等不及了。” 黑头发的男人不耐烦地打着电话,根本没在意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一护欠身离开,默默地在转身之后白了他们两个一眼。 暑假一开始一护就在这家店打工了,老板是露琪亚的大哥,一护才有机会来这里干活。干了一个多月几乎什么样的客人都见过,也是见怪不怪了。 到柜台取来了账单刚要核对,就被人从后面拍了肩膀,“黑崎!啊……不好意思,晚了五分钟,你赶紧换衣服去吧,我去结账。” 已经晚了吗……一护才想起去看一眼柜台里面的时钟,确实已经过了换班时间了。 “嗯,那好吧,6号桌,你核对一下,我还没看。那我就先走了啊,拜托了。”一护把夹子交到他手里,用所剩不多的精力保持着最后的笔挺穿过整个餐厅,换衣服回去了。 和他同时换班的有三个人,现在更衣室里一个人都没有了。上班时候个个换衣服都能磨蹭个十几分钟,餐巾少叠一块是一块,桌子少擦一张是一张;下班时候倒是都跟特种兵出击似的。一护解开浑身上下无数个扣子,先把手机从柜子里摸了出来。led灯闪个不停。 【一护,后天换班的事情我已经联络长崎了,你放心吧。】——露琪亚 【好的,谢了。】发送。 【秋叶原明天有感谢祭要不要一起去?该买点新游戏了吧?】——启悟 【不去,明天补习。话说你补习不是跟我是一个班的吗!??】发送。 【黑崎君今天面包房又有剩下的面包了,我在餐厅对面的自贩机那里等你,这样就不用专门跑到你家去给你送啦 毕竟你们家也蛮远的嘛嘿嘿嘿(*′∇`*)】——井上 …… 一护叹了口气,把脱下来的西装挂好,踩上球鞋就从后门走了。 停车场正对着后门,这个时间里面的车也不多了。在东京会买车的都是富人,会买好车的是更富的人,这里离市中心有段距离,电车并不经过的区域,一护在这也算是把这辈子的豪车都看完了。 “黑崎君~~”一护被叫声引的转过头去,井上果然在马路对面等着,手里大包小包的提着各种东西。一护在她差点就一激动要闯红灯跑到马路这边之前先冲了过去。 “哦,井上!”一护提了下裤子,大概是换衣服太急腰带扣错了孔,“上次不是和你说了吗一起放茶渡那里就行,我们补课是一个班他会给我拿来的。” “啊……那个……茶渡君今天晚上也有打工很晚才会回去所以我就先给你拿来了,再放一天就真的不能吃了,反正我也顺路~哦对了,你要喝水吗我刚在这买的!” “诶,谢啦,还特地买水给我。” “不是啦……那个……你喝完把瓶盖给我就行,我在收集这个……” “……哦。好吧。”一护咔的拧开瓶盖一下就灌下肚半瓶,没对井上那些奇奇怪怪的爱好提出任何质疑。 “嗯,今天剩的面包还挺多的呢……我看看……有黄金牛角原味牛角核桃吐司芝士吐司玉米披萨巧克力芝士堡巧克力菠萝包奶油法棍蒜香法棍椰子球原味蛋挞,你要哪种?” “……” “嗯?”长发被微风卷起,井上织姬脸上那种期待的神情简直让一护不忍心开口。 “……哪种都行…你就随便给我几个吧……”一护真的很努力地去听了。 “嗯……那就这个吧……还有这个……我记得游子说过这个好吃的…………” 井上忙着在她的大袋子里翻,一护只好干站在原地帮她提着另外几个包包。身体的热度正在一点点散去,八月份东京的晚上九点,外面已经凉了。 “葛力姆乔,你他妈还不快点给我上来。干什么呢???” 蓝头发手扶着这辆崭新的huracan的车门迟迟不坐进来,诺伊特拉听见他吹了声口哨。 “………那边…………………吧?” “啊,你说什么??” 马路上太嘈杂,诺伊特拉又吼了几声,蓝头发终于肯缩着脑袋坐进车里。 “我说,刚才给我们端菜那个橘子头,在马路对面跟他E杯的女朋友打情骂俏呢。” “哼,你用的着羡慕吗。你家到底住哪来着?”诺伊特拉迫不及待的并进了主路。 葛力姆乔擅自把音响打开,之前萨伊尔阿波罗塞进去的那张CD开始运转起来,F大调浪漫曲随着引擎声悠扬。 即使车里的两个人谁都欣赏不起,却也没人去关掉它。 “不回家。去喝酒,我也要个E杯。” tbc. 2017-11-15 热度-[27]
2017-11-02 评论-[4] 热度-[15]
2017-10-27 评论-[2] 热度-[3]
2017-08-08 评论-[2] 热度-[31]
2017-07-31 评论-[12] 热度-[40]

© Fox | Powered by LOFTER